为了持续的乡村
文:严晓辉
****
乡村,一个曾经孕育了人类文明的古老的地方,一个支撑着这个世界的美丽的地方,一个最有生命力和最可能持续的地方,一个快要被人遗忘的衰败和凋敝的地方。今天,为了持续的乡村,为了社会的和谐,为了美丽的大自然,我们到乡间来。我们寻找不同的路,我们相信,另一个世界是可能的。农业承载着人类的文明,农业发展到今天,完全打破了不管是原始的刀耕火种还是传统的小农生产那种人与自然和谐的状态!工业化的生产、过分地追求效率,不仅造成能源危机,也使土地超出了她本身的承载能力;商品化的经营,生产资料和技术的垄断,使小农失去了自主经营的权利,完全受控于市场;全球化的蔓延,促使人的价值观扭曲,本土文化渐遭破坏,越来越多的农民陷入了“现代化”的幻想之中。
当天灾人祸一次次地袭击着那些淳朴的人们;当一些失去土地的农民坐在城市的街头,羡慕着消耗着这个世界上大多数资源的“贵族”们坐着飞机在天上飞来飞去;当一个为了能让自己的孩子上学的父亲,被迫离开家乡,在城市的大街小巷出卖苦力;当一些农村青年为了盖房子娶媳妇,在城市的建筑工地里一呆就是好几个年头;当一些农夫在越来越贫瘠的土地上辛勤耕作了一年,卖粮食的钱却不足以支付昂贵的生产资料的时候……还有许多人在为这个现代化的世界 高呼精彩,在为一夜之间可能化为乌有的金钱符号四处奔波,在疯狂地追求属于自己的奢侈的物质生活。但是我们看到,许多国家和地区的农村已经陷入发展的困境,越来越多的农民面临生存的危机。尽管我们不敢想象,一个没有石油的世界、和没有电的生活对我们意味着什么,但它作为一个事实却并非遥不可及。
一粒种子
在曾经持续了几千年农耕文明的乡村,今天,我们已经很难找到一颗完全属于农民自己的种子!这些原本属于全人类的宝贵的自然资源被种子公司免费拿走后,经过适当的改造,帖上商标,就变为他们所有,不但完全控制了这些种子的价钱,而且鼓吹这些品种多么优良。事实上,他们的这些植物的种子收获后不能保留再种,等到来年播种,农民又需要花一笔钱从他们那里购买。在印度的一些地区,种子甚至被申请专利,即使是那些来年还可以留种的种子,如果农民继续播种,也将被视为非法行为。年复一年,表面上由种子公司提供的种子所获得的产量在上升,但农民的收益并没有增加多少,他们付出了更昂贵的代价去购买农药和化肥。为了支付这些成本,农民必须掠夺土地,这样就形成了恶性循环:土地越来越贫瘠,越来越依赖化肥农药,农民也越来越贫困,越来越依赖农资公司。
在乡建学院的农业试验中,我们曾经努力去寻找一些本地的种子,尽管很难,有时候也不得不向公司购买一些种子,但我们还是找到了几种,我们想通过选育,保留一些性状稳定的品种,待农民需要的时候,分给他们。
一头毛驴
牲畜曾经在乡村扮演着重要的角色,农耕的历史其实也就是畜耕的历史。工业化以来,大量的机械驶进了田野,这是一段让全世界农民兴奋和鼓舞的历史!一桶一桶的石油在田间燃烧,这些世世代代和农夫一起在这片土地上耕耘了几千年的牲口从土地里“解脱”了出来,农业似乎获得了前所未有的大丰收!短短几十年,驴子就已经从田野里消失了,但机械化所带来的问题却越来越明显。据说世界上探测到的石油最多还能用50年,石油的减少必然导致价格的上升,而最先买不起石油的必然是广大老百姓。如果小农继续依赖机械从事农业生产,将完全失去自主生产的能力,当他们买不起石油的时候,将面临生产停滞的危机!而一个可行的办法就是让这些牲口重新回到土地,不管是耕种还是交通,他们可以提供持续的动力,完全不需要石油,也不会有污染,更不用依赖外界的市场。
为了能将这种驾御牲口的技术保留下来,学院特意养了一头小毛驴,希望能传承这门古老的手艺,我们相信,它将是后现代化时期乡村最可持续的农耕动力。
一间房子
建筑是一门古老的艺术,自人类产生以来,人们从来都没有放弃对一个舒适居所的追求。而今天的建筑大量使用钢筋、水泥等高耗能的建材,与目前资源紧张、环境恶化的现状形成明显的矛盾:一吨钢铁需要一吨煤来换,一吨水泥需要0.2吨煤来换,而且大量的建筑材料长途运输也是以消耗石油为代价的。最重要的是,大多数的建筑材料都是由外部公司生产和控制,老百姓已经很难完全依靠自己的力量盖起一间房子。在中国北方农村,建造一座100平方米的砖、水 泥结构的二层楼房,需要4—5万人民币。农民们为了盖一座这样的房子而进城打工给别人盖房子,他们辛苦的劳动被房地产开发商层层剥夺后,需要8到10年时间才能挣到足以盖得起房子的钱,然后再拿这些钱去买建材生产商的材料,大笔的钱作为利润又被建材商拿走,不管是挣钱还是花钱,农民都遭受了极大的剥削,真正留给农民的那一座房子,远远抵不上他10年的辛苦劳动!目前的乡村,需要的是完全属于自己的房子,农村本身拥有丰富的自然建筑材料,有足够的劳动力资源,利用本地的材料和本地的劳动力建造自己的住房也将是一种可持续的行动。学院乡村建筑工作室目前正在尝试这一研究,我们试图探索一种简单的造屋技术,让一些农民通过协作,能依靠社区内部的资源建造环保舒适的房子。
一双手
乡村手工艺给乡村生活增加了丰富的内容,工匠们用双手创造了艺术,也丰富了生活,使得传统的手工艺能在乡村流传几千年。工业产品进入农村以后,许多乡村手工艺便衰退了。在今天的乡村,懂得动手做一些手工制品的就只剩下很少的一些老人。工业产品对农村最大的冲击是造成农民对外界商品的依赖,当一个社区内部不能生产所必须的生活用品时,就必须依靠现金和外界市场进行交换,而他们又没有控制市场的能力,就永远处于被剥夺的地位。目前学院正试图通过农村的一些农民合作组织,保留一些传统的手工业,恢复农民自主开发的能力,以减少对外部市场的依赖。
一种尝试
技术的私有化是整个社会的灾难,越是先进的技术就越是掌握在少数人手里!社会发展到今天,数千年人类智慧的结晶变成少数人为自己谋福利的工具,这是整个人类的悲哀!
在乡村建设学院里,我们开展了永续农业和生态建筑的工作。在这一领域,我们秉持“科学简单化”的理念,将学院作为一个“中试车间”,尝试各种中间技术的研发工作,然后通过农民培训,依靠农民合作社组织,推广到适合的村庄。乡村的路很长,尤其在中国这样的后发工业化国家,农村的问题相当复杂,我们希望通过我们的尝试和努力,让乡村之路走得更稳更长。
Last modified 3yr ago
Copy link